Ctrl+D收藏此页 豪門底下的母親 [2/3]

也不知是喝酒問題,還是母親現在心情好,開始跟我南轅北轍的聊天,說著自己念書的事情,聽得我津津有味,我好久沒有這樣跟母親聊天。母親跟我都斜躺在床上,腰下墊個枕頭,我看母親臉色紅潤,嘴角微微上揚,而一頭秀髮,把髮尾全部繞過後頸,撥在左側胸前,而鎖骨在浴衣胸前裸露出來。此時不像母子,更像一對互相訴說心事的朋友。

直到母親打了個呵欠,帶著睡意跟我道別晚安,背著我側睡,而我走下床,息燈拉窗簾,把床上布幔潑開,躺上母親左側位子,我一樣側著睡。直到半夜,我被一聲很輕、很淡的聲響給弄醒,我眨了眨眼,帶著朦朧的睡意豎耳靜聽,發現是啜泣聲,此時我已經醒了八分了,原來這聲是從母親那邊傳來的 。

我將上身用左手手肘頂著,抬起頭來,憑著身後月光透過窗戶窗簾的光線,看到母親身體微微發顫,我伸出右手在母親肩上輕搖一下,問說「媽 !?怎麼了,怎好端端的哭了?」,母親沒有出聲,只是偋住自己啜泣的鼻子說「沒有 媽累了,你也快睡好嗎?」,我沒多說甚麼。因為我知道,母親肯定是心煩到哭了,我本想說繼續躺下,當作沒這事情,讓母親自己冷靜,過一會應該就好了,多年以來,只要母親流淚,我以前還會安慰母親,直到後來,我看著這家裡的一切,也開始麻痺了。

但是今天不知為何,我心頭的起伏讓我心神不寧,想到父親、阿嬤、親戚、學校、母親,為什麼母親要一人獨自承擔所有痛苦,為什麼我總是弱懦不以,以前我只會逃避這一切,或者選擇接受這一切,如今我的生命、母親的後半輩子,真要如此這要過?我對我自己提了出一個大大的問題?朋友曾說「活在當下,逍遙無比」。而我呢?

我從後頭將身子移到母親背後,把頭靠在母親的玉頸後,我低聲問「媽 妳想不想離開這裡,離開這個如同監牢般的家?」,母親肩膀一震說「你怎麼 說這種話呢?媽很好,你不用擔心」,我用手把母親的蠻腰摟住,整個身子貼緊母親,我把我說的一切,包拓心裡那最深的一層想法,還有我以後想要做的事,全部都告訴母親。

母親哭了,沒有那種大聲哭喊,也沒有那種哀嚎,只有低聲不停的啜泣,我安慰母親,並且把我想要帶母親離開的想法,都說了。母親轉頭看我,說很對不起我,一直的道歉,這讓我更是難過、心煩。我起母親的臉龐說「以後我決不讓媽吃苦受氣,我希望媽能快樂一點過日子,不要在眉頭深鎖、愁眉苦臉」,母親紅了雙眼的看著我,那眼神是不安、是疲倦、是惶恐,又帶著一點心暖,感到心頭甜甜的。

這時我把對母親的所有宣洩而出,我親吻了母親臉頰,母親閉上雙眼,讓我親吻母親的脖子,在吸吮母親那霜糖般的蜜唇,等一陣長吻了,母親睜開眼睛,半推著我說「不好 這不太對 」,我嘆氣說「媽 父親這樣對妳、其他人又是怎麼對妳的?」,母親眉頭緊蹙,把上身坐了起來,上身浴衣已經半鬆脫,掛在香肩半掛半吊,胸前的乳溝現了出來。

我兩手捧住母親的鵝蛋臉,對母親說「媽不想,我不會勉強的,但我要媽記住,我一定會帶媽走,離開這個讓人厭煩的地方!」,母親眼角又滴下一顆珍珠大的淚珠,雙唇微開,深深的看著我。我把雙手放下,母親雙手環抱我頸部,把頭靠在我肩上,側臉貼著我的側臉說「我想走,但我怕兒子你走不了」,我雙手從母親腋下往上抱說「這妳別擔心,總會有方法的」。

我胸前感受到母親高聳酥胸的熱度,我用臉頰蹭了蹭母親的粉容,親吻著母親的耳朵、脖子,母親放開雙手,看著我。我把手在母親額頭上,用手指沿著額前的髮線,把瀏海給撥開。我看著母親的眼睛,一雙大眼一寸秋波,我親吻著母親的嘴唇,舌頭舔的整個溫軟的口腔,兩條靈舌不停交纏,母親閉上雙眼,從被動讓我吸吮蜜唇,到主動用跟我舌吻。

口水唾液沾滿母子兩人的嘴邊,一番激情狂吻後,母親臉紅的望著喘氣說「睡吧 .明天還要早起呢,不然你阿嬤又要怪罪了」,說完就躺下背著我,我看母親這樣,身子鑽進母親拼在身上的棉被,用手在母親那絲綢浴衣覆蓋的肉臀上,不停的摸揉捏掐,絲綢材質很滑,母親裝作沒事繼續睡,我把下巴靠著母親脖子上,呵氣在耳朵上,開始舔母親耳背、舌鑽耳內,大口一張,整個耳朵都在我口裡,我在口腔裡用舌頭舔,舔的母親微微哼了一聲。

手下捏臀動作照樣,我隔著浴衣,不停在母親股溝刮弄,我用手掌把母親右邊的肉臀,往前一推,整個水蜜桃美臀更是凸顯出來,手指在不停在塞擠蜜壺,雖然都隔著浴衣,只見母親美臀扭擺,似乎對我的侵犯不知如何是好。我沿著肉臀滑進母親的前面大腿內側,手直接伸進潔白大腿私處,母親急忙用手擋著,甚直轉頭焦急的看著我。

我看摸不到不成,乾脆一狠,直接把那腰下浴衣下襬給往後拉開,在把棉被整個全部掀開往後頭丟,一雙毫無遮掩的美白大小,勻稱的小腿,腳上還套著一雙黑襪,在我面前赤裸裸的展現出來,我用雙手把母親那肉臀,兩手各掐住肉辦,左右各至一撐、一拉,整個內褲陷入肛門和包覆著小穴,那菊花恥毛、那因為被內褲拉扯而鼓起的恥丘,讓我口乾舌燥,當下一嘴就吸著這肉臀。

而母親卻雙拳緊握,不發一語。等我嘗遍那翹臀後,把母親的臉一轉,邊吸嘴邊將母親那肩上浴衣,由上往下拉掉,從側面乳跟看來,乳量不差,我覺母親這樣側躺,很不好挑逗乳球,乾脆把母親身子在一次的扶起來,讓他背坐著我。我兩腳一伸,交插夾著母親的柳腰,雙手從後面捏揉酥軟的乳球,母親把頭仰起,後腦朝靠著我的肩膀說「今晚的事,就當作我的秘密,好嗎?」


乳球在我手中,隨著我的擠壓變型,虎口托住乳根,由下往上摸上去,到乳頭時,虎口一夾、在一拉,把奶頭拉著乳房往前拉,母親嬌喘一聲,我舔著那白脂般的美背說「媽 我一定 一定帶妳走」,母親低下頭說「別再說了 」,我把母親身子在一次弄側躺,我手指靈巧的從三角褲中,插入蜜壺,那肉穴早已經泥濘不堪、淫水竄流,母親弓起美背,頭枕枕頭,在我手指的挖摳下,身子抖了抖,鼻腔哀了哀。

我加速的讓兩指在肉穴裡插弄,隨著手腕加速以及手指在肉壁理成彎曲狀,一聲嬌羞哀叫,頓時母親的臀部劇烈抖動,一股淫液從肉穴理流洩而出,而高潮的餘勁讓母親的身體抖動,空氣中只聽得母親深沉的呼吸聲,而我那鐵硬的肉棒,早已經聳立雲霄。我把龜頭頂著外陰戶,正準備一挺蜜壺底處時,母親的手頂住我的腹部,那眼神告訴我,這裡不行。

我臉頓時一沉,又露出疲憊姿態,在母親的嘴上一吻說「母親妳感到舒服就好了 睡吧」,母親滿臉通紅的說「我 幫幫你吧 」,只見母親坐著,雙手握住我陽具,上下套弄,我躺下頭枕著羽毛製的軟枕,享受母親的手淫技巧。隨著母親那滑膩的手掌,纖長的玉指,握著我硬挺火燙的肉棒,我閉目養神、享受這催情快意。

果然有過性行為的女人,就是懂得技巧兩字,尤其是母親這種豪門閨女,大門不出、二門不入,與父親長久失合,早已經淡忘行房之事,如今男子陰莖當前,在高朝餘退之後,趁著守寡慾火的挑起,握著兒子的肉棒,不停上下搓揉,直到我的陽具因為手淫挑逗,更是在漲一圈,龜頭把包皮整個撐開,我左手輕壓著母親的後腦,讓她示意幫我口交,母親媚眼看了我一下,嬌羞的含住我的龜頭。

而我此時把母親肉臀轉向我左手邊,母親跪坐在我左側,口中還在適應我的肉棒,而我左手也沒閒著,繼續從母親後面騷刮肉穴。母親舌繞龜頭、手握根部;唇吸肉棒、吸聲悅耳,讓我兩腿一打直,陰囊底下一出力,感到快要射精之時,左手一個用力緊進肉棒深處,母親仰頭呻吟一聲,才停下嘴邊動作,讓我那射精感緩了緩,大腿放鬆,呼了一口氣。

我感到嫩穴裡又流出淫水,整個左手手掌濕漉漉的,而母親繼續吸吮肉棒,這次不同了,母親知道我剛剛好像快射,要不是我在刺激陰道時,突然一擠身處讓母親身子停了一下,我此時此刻早就射精。母親張嘴一含,開始大動作的吹、舔、吸、含,我才沒五分鐘又要把持不住,我左手伸出無名指和中指,在母親肉壁裡不停搔刮,而大拇指先在肛門外圍化圈刮繞。

突然一個大拇指輕插菊花眼、兩姆指抽挺子宮壁,讓母親全身身體一繃,淫水在一次流了出來,而那一瞬間的性高潮,讓母親嘴裡的肉棒,香唇吸得更緊,臉頰兩側都凹了進去,從根部到龜頭一下一上,在下之時,我龜頭已經酥麻到臨界點了,從馬眼裡射出腥臭的混白色濃精,只見母親喉頭一嚥,把我的多年對母親之愛、之情,的精液盡數吞入口中。

母親用手指輕輕推擠著龜頭,而那肉棒越因剛射完精,還在微微抖動,母親把最後了餘精用衛生紙猜乾淨後,就跟我一起浴室沖澡。過程中沒有多大的互動,或許是已經光是靠眼神,就能明瞭對方的意思。母親在浴室裡,那熱水霧氣讓我看不清楚臉龐,不過那章害羞的臉,眼中盡是嬌情嫵媚。當晚我與母親兩人各自穿好衣服,互相躺好,我想著剛剛母子兩人還沒替對方洩預之時,母親那一身絲綢浴衣,沒穿胸罩,只有粉色三角內褲,而現在兩人關析以不同以前了,我輕牽著母親的右手,緊緊握住。

我想此時此刻,有句話浮上心頭「夜半無人私語時,此時無聲勝有聲」,我這時不顧一切在一次跟母親索吻,在激情狂吻後,我才翻身睡去,等待旅遊結束的到來。

現在坐著九人座的休旅車,正從松山機場開回豪宅中,本來要先跟大家一起去豪宅,替阿嬤準備六八大壽,不過在我跟父親說了聲之下,決定還是先過去給阿嬤一個面子,等待個一會了,在開車送我跟母親回天母。雖然表面上我跟母親還是一如往常,不過有時候母親看我的眼神,會有點不太對,雖然只是一下子,不過我還是感覺得出來。

講好聽一點是九人坐,實際上只有包含司機加後兩排,才比較像是人坐的,我跟母親最後一排,根本是放行李的地方在安插一個,可以組裝拆解用的椅子,前後空間很短,我腳長沒地方擺,只能兩腿張開,後頭又吹不太到冷氣空調,我看著母親倦容,二話不說就跟著母親一起坐最後面,而司機姑丈右邊是大姑姑,第二排是阿嬤父親還有姑姑的兒子,第三排就是兩個其他姑姑,我跟母親則是最後。

而母親今天穿了一身樸素高雅套裝,在車上母親有女生的矜持,所以雙腿夾緊,朝我這方向斜放,而身子微微傾讓我這邊。這時候我跟母親眼神對到,想到前一天的晚上的事,讓我尷尬一下,趕緊看向窗戶。隨著車子移動速度,窗外那高速公路的路燈,逐漸連成一條線。現在早已經是晚上時刻,路燈上的深綴橘黃燈連成的一條炎龍,遠方的城市,前面因為塞車而形成一串紅色車尾燈,讓我心想,以後該何去何從?

我在車上看著母親假寐,而母親被我偷牽她的左手舉動給弄醒,我故意用手指搔了搔手心,母親的鵝蛋臉在路上車燈照射下,對我微微一笑,而前面的人,除了姑丈還在開以外,其餘的人都睡死了。我輕喊姑丈說還要多久?姑丈轉轉脖子說「久了,看這塞車塞成這樣」,此時我開始鬧著母親玩,用兩食指和大姆指當做人的腳,在母親手臂上爬來爬去,最後乾脆在母親腿上摸了起來。

不過這一切都是在底下做的,母親見我輕摸著她的大腿,也沒阻止,我把身子挪到母親身邊,在把母親的手拉放在我大腿上,母親疑笑的看著我,我調皮的打了噓聲手勢,就把母親長裙輕輕的往上撩,母親急忙擋了擋我,有點惶恐,我靠到母親耳後說「愛撫而以,不會有大動作」,母親這才臉紅一下,要我不動聲色。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韩国精选盗撮34在线,警花16P,自拍国语,网红睡衣宝贝-kcqht88.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