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此页 下賤的淫奴妻(財經系的系花) [2/8]

「小傢夥呢?」

「我讓我爸去接她了,她昨天就吵著要去姥姥家,我一會兒也要過去。」

「是嗎?爸媽身體還好吧?」

「好的,他們還叨念著你呢,你什麼時候回來?」

「大概還要幾天。你一個人在家辛苦了。」

「沒什麼。回來前記得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嗯,那沒事我先掛了。」

我掛了電話,剛才妻子的手機裡很安靜,不時有悠揚的音樂聲,我想他們不是在房間裡就是在餐廳。我拿出事先準備的帽子和墨鏡戴上,進入了酒店,走到二樓的西餐廳,果然聽見剛才的那種樂曲,我快步溜進餐廳,尋了一個偏僻有陰影的位置坐下,開始四處張望。

餐廳的服務小姐一臉警惕的走了過來,確實,我剛才的動作有些鬼祟了,還帶著不合時宜的大帽子和墨鏡。這時我已經發現妻子的身影,她和那個男人坐在不遠處靠窗的位置上,和我之間隔著一道花簾,兩人一副有說有笑的樣子。

「先生,要點餐嗎?」長得很不錯的服務小姐態度冷冰冰的。

「給我一份單人套餐。」我也沒好氣地回答她,摘掉了帽子和墨鏡,這兩樣東西在這個環境實在太礙眼了,繼續戴著只怕更惹人注意。想想真是好笑,姦夫淫婦正大光明的打情罵俏,捉姦的丈夫反而偷偷摸摸。

我開始細細的打量著妻子,她今天的打扮真是異常耀眼,一身合體的鵝黃色MeriDow女士套裝,短裙下修長筆直的美腿包裹著誘人的肉色絲襪,腳上一雙與衣服配色的Burberry高跟鞋,雖然坐著也能讓人感覺到她高挑美好的身材,黑亮的秀髮高高盤在頭上,美麗的臉上化著淡妝,高雅端莊的氣質自然散發出來,令人不由自主地矚目。

我又盯著那個男人看起來,這個人的年紀不大,感覺二十多歲的樣子,人長得白白淨淨、帥氣逼人。我看著看著總覺得他有些面熟,突然腦中靈光一現,我終於想起這個人是誰了。

這個叫濤的男孩是妻子同一間銀行的下屬,年齡比妻子小好幾歲,才從學校畢業沒幾年。有一次我陪妻子參加她們同事的聚會,曾和這小子見過一面,那時他還衝著我「峰哥、峰哥」的叫個不停,後來有一段時間常常聽妻子提起他,說他很能幹、很討人喜歡,當時我也沒在意,再後來就聽不到妻子說他了。

我此時只覺得一股熱血直望腦門沖,就想拎個酒瓶衝上去,但我還是強制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我拿出數碼相機,關掉閃光燈,因為那邊的服務小姐一直用不善的目光盯著我,我只能用一隻手作掩飾,把相機放在桌子下偷偷的對著妻子拍照。

拍照過程中,我又發現了一件讓我揪心的事,桌子下面那小子不斷用腿在妻子的腿上磨蹭,開始妻子還躲了躲,後來就不動了,那小子乾脆把一隻腳放進妻子的兩腿中間,膝蓋緊貼著妻子的大腿內側,後來他的一隻手也放到了桌子下,搭在妻子的大腿上來回撫摸。

我心裡又氣又苦,妻子那雙修長圓潤的美腿一向是她最吸引我的部位之一,她的腿確實很漂亮,腿型優美挺直,比例勻稱,絲毫不輸於專業的腿模,妻子也因為這一點,尤其喜歡穿裙子、絲襪和高跟鞋,這個習慣就是在冬天也不更改。然而現在,曾經是我專美的那雙美腿卻掌握在另一個男人的手裡,我覺得自己胸口憋得難受之極。

到這時我已經無心拍下去了,起身付賬出了餐廳,獨自一人坐在酒店大堂的角落裡暗暗思索,自己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進去揭穿他們,和妻子攤牌,然後離婚;還是裝作不知道,多給妻子關懷,慢慢挽回她的心,我想了半天也沒有結論。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看見妻子和那小子從餐廳出來了,那小子一隻手摟著妻子的腰,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不過我不得不承認,這小子確實有讓女人喜歡的資本,不但相貌英俊,身板也是高大強壯,看上去至少有一米八五的樣子,妻子一米七的身高,又穿著高跟鞋,可挨在他身邊還是給人一副小鳥依人的感覺。

兩人緩步走向酒店的電梯,妻子的步伐有些發緊,好像很緊張的樣子,我知道他們一定事先訂好房間了。我看著他們的電梯向上升去,最後顯示停在了12樓,我以前曾在這裡招待過客戶,知道12樓是這家酒店最好的豪華套間樓層,我這時已經彷彿看到妻子和那男人相擁著倒在柔軟的席夢思上,妻子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被剝離,最後妻子赤裸著躺在男人的身下扭動呻吟。

我忍耐不住心中的憤怒,也上了12樓,我不知道他們訂的是哪間房,向樓層服務員詢問時,服務員用很禮貌很敬業的態度對我說:「對不起!先生,我們不能透露客人的信息。」

我只好又下了樓,想從總台那裡套取一點信息,同樣被酒店人員禮貌地拒絕了。這時我已經快要瘋了,我無法忍受妻子在樓上與人偷歡,自己卻在樓下守候這種屈辱,再一次撥打了妻子的電話。

鈴聲響了很久才接通,妻子有些喘息的聲音在手機裡響起:「怎麼呢,又打電話來?」

「你現在在哪裡?」我很直接問她。

「哦,剛才行裡來電話,有些事情,所以又回單位了。」

「是嗎?你那裡這麼安靜。」

「嗯,加班嘛,沒幾個人,我過會兒再給你打吧!」

「去你媽的!我現在就在XX酒店的大堂,你馬上給我下來!」我終於忍不住大吼起來,聲音把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連酒店保安都過來了。

我氣呼呼的掛了電話,臉色鐵青的坐了下來,幾個酒店員工遠遠監視著我,也不過來,也許是被我的神情嚇住了吧!等了幾分鐘,妻子從電梯裡出來了,她臉色蒼白,低著頭急急走到我面前。

我很想給她一巴掌,可看她惶急膽怯的樣子,實在下不了手。從認識到結婚這多年,我就從來沒有動過她一根手指頭,連句稍重的話都捨不得說,今天在電話裡那樣罵她,還是頭一次。

「峰,有什麼話,我們回去說,好嗎?」妻子用哀求的語調對我說。

「哼,那小子呢?帶我上去見他。」我陰沈著臉狠聲說。

妻子身子抖了一下,低聲說:「你別這樣,是我的錯,不關他的事,回去你要打要罵,要我做什麼都行。」

我聽她這麼說,心裡更是憤恨,惡狠狠的說:「我叫你帶我上樓去,你帶不帶?」

「你別在這鬧,我求你了,給我留點臉子好嗎?」妻子已經低聲哭起來。

「給你留臉子,我的臉放哪?你是一定要護著他了?」我的聲音高起來,拳頭捏得緊緊的,渾身氣得發抖。

「你不要生氣,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帶你上去。」


妻子被我的怒氣嚇著了,她轉身領著我走進電梯,我看著她散開的頭髮,微顯淩亂的衣裙,腿上的絲襪也不見了,光滑潤致的雙腿直接露在外面,我心裡的怒氣一陣陣直往上湧。

妻子領著我到了1226房前,她一用門卡刷開房門,我就衝了進去,可惜裡面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豪華套間很寬敞,房內唯一的雙人床乾淨整潔,上面的被鋪整齊地擺放著,看不出有人睡過的痕跡,一張椅子獨零零的放在房間正中,椅子下堆著一團紅色的繩子。

我不甘心的又搜索了衛生間和衣櫃,還是一無所獲,看來那小子已經溜了。也是我剛才氣糊塗了,以為光盯著電梯人就跑不了,這樓裡除了電梯不是還有安全通道嘛,此時的滿腔怒火真是無處宣洩。

我又走到房裡細細搜索,妻子關好了門,低著頭坐在床上不敢說話。那小子看來跑得很急,連襪子都掉了一隻在床底,妻子的絲襪也掉在床腳,而且我還在床頭櫃後發現了一隻黑皮包,我記得這只皮包是那小子背來的,打開看時卻讓我好一陣震驚。

只見皮包裡面滿滿噹噹的裝了二十幾隻各種式樣和尺寸的電動陽具、塑料按摩棒和跳蛋,以及各種各樣的金屬小夾子、很大的塑料針筒、不知名的藥膏、皮鞭、女陰擴張器等等,此外,還有幾串被繩子連在一起塑料球,每串塑料球的大小和數量都不相同,那種婦科用的女陰擴張器也有好幾種。

我震驚之餘看了看妻子,她在我剛才拿到皮包時就很不自在,此時更是一張臉羞紅了,完全垂在胸前。我雖然沒有用過這些東西,但多少也知道一點它們的用途,又想起房間正中的椅子和紅繩,我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妻子不單是偷情出軌,而且她還和那小子一起玩這種變態的性遊戲。

我和妻子從酒店回家,一路上氣氛非常尷尬,在車上妻子幾次想要和我說點什麼,都被我冷峻的眼神瞪了回來。到了家裡鎖好門,我脫下外套氣呼呼的坐在客廳,妻子低著頭坐在我對面,她不敢說話,我也不說話,冷冷的注視著她,等著她給我解釋。

過了一會兒,妻子終於忍不住了,低聲說:「峰,你別這樣,我好害怕。」

「你怕?這種事你都做得出來,你還怕什麼?」

妻子搖了搖頭,樣子很淒楚,輕聲說:「我不知道,就是害怕,其實我一直都很害怕這一天會來。」

我哼了一聲:「你敢做這種事,就沒想過有一天我會知道?」

「想過,我知道再這樣下去,遲早會有這麼一天的,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你一定覺得我很下賤。」妻子低聲哭泣起來。

「說說吧,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我點上了一支煙。

妻子淚眼婆娑的看了我一眼,輕聲說:「這些重要嗎?」

「怎麼不重要?我現在還是你的丈夫,我有權知道真相!」我怒吼起來。

「你別激動,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再怎麼發怒生氣也無濟於事,我只是不想再傷害你。」妻子哭泣著說。

「傷害我!你已經做得足夠多了。現在你放心,我堅強得很,你老老實實的給我交待你們的事!」我仍然在怒吼著,儘管我知道這根本沒什麼用,但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妻子開始低聲訴說他們之間的事。這小子是前年畢業分到妻子銀行的,說起來還是我們的師弟,妻子那時候已經是主管了,這小子得知妻子和他是一個學校畢業的後,從此就以師姐、師弟來稱呼。

剛開始妻子和他之間也只是純粹的同事關係,頂多看在校友的份上對她照顧一點,可在一年前我的公司因為要打入廣州市場,有一次在資金上出現缺口,妻子利用單位的便利,挪用了幾百萬的公款給我,告訴我是貸的。

那小子剛好是做稽核的,發現了這件事,但他沒有上報,而是幫妻子掩飾了過去,那幾百萬公款我後來很快就還上了,但妻子總覺得欠了他一個人情,對他就更加照顧了,兩人的關係也由此親近了起來。

妻子告訴我,她開始只是把他當親弟弟看待,因為那時我常常去廣州,她一個人待在家裡無聊,那小子就常常邀請她參加他們的聚會,她說和那些剛畢業的年青人在一起玩,她感覺自己好像也青春了許多。

後來有一次,那小子喝醉酒抱著妻子說喜歡她,她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妻子疏遠了他一段時間,但那小子很有耐心,在他的不斷進攻下,加上那段時間我常常在廣州,妻子有些寂寞,又欠了他一份情,就超越了一般的關係。

妻子說本來是想當做還他人情的,然後和他了斷,但那小子不但很會哄女人開心,在床上也很會玩弄女人,妻子的情慾全被他控制了,讓她割捨不了,就此陷了進去,她每天都是在自責中生活。

「這麼說,他那方面很厲害了?」我問妻子

妻子蒼白的臉一下有些紅了,她輕輕搖了搖頭,聲音低得如蚊鳴:「其實,若說實在的,他不如你,但他很會玩花樣。」

「玩什麼花樣,是這些噁心的東西嗎?」我厲聲說,伸手抓過帶回來的黑皮包一抖,裡面那些淫具在沙發上灑落一片。

妻子沒有說話,低著頭默認了。一個粉紅色的跳蛋正好落在我身邊,我聯想起在酒店時,妻子走路的姿勢很奇怪,雙腿夾得很緊,就是那種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動,臉上很紅很緊張,我腦中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你老實給我說,你們在酒店吃飯時,他是不是也弄你了?」我問妻子。

妻子的神情頓時尷尬起來,扭捏了好一會兒,微微點了點頭。

「我要聽你說,他到底怎麼弄的。」

「他……他上車後放了一個跳蛋在我那裡面。」妻子低著頭說,聲音輕得幾乎聽不見。

我有些發呆,也說不清自己是什麼感受,這小子還真會玩,妻子從開車接他到酒店,然後吃飯上樓,她的陰道裡就一直夾著一顆跳蛋,難怪我說看到妻子容光煥發的,那分明是女人性興奮的紅暈嘛!想著想著,我竟然覺得自己好像有些硬了。

我盯著妻子胸口敞露的雪白肌膚,感覺喉嚨有些發乾:「你夾著那東西吃飯走路,有什麼感覺?」

「別……別問了,我知道錯了。」妻子輕聲請求我。

「告訴我。」我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

妻子擡頭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嘴唇,輕聲道:「嗯,是很怪的感覺,下面很濕,我很怕它會掉出來。」

我順著妻子的話問:「你為什麼怕它掉出來?難道你沒有穿內褲?」

妻子又一次低頭默認了,我此時的慾火已經狂燃起來,一伸手將妻子拉了過來,捲起她穿著的短式套裙,妻子一聲驚呼,只見她白膩光潤的下身果然是赤裸裸的,雪白渾圓的大腿根中間暴露著一叢黑亮整齊的茸毛。

「騷貨,你還真開放啊!」我喘著粗氣說,一隻手伸入妻子的胯下,張手握住她豐隆凸起的陰戶,感覺那兒濕濕潤潤的,輕輕一捏手心上就有濕膩的淫水流下。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韩国精选盗撮34在线,警花16P,自拍国语,网红睡衣宝贝-kcqht88.top